文章

韩国科学技术信息通信部22日表示,为推进人工智能(AI)学习用数据构建工作,成立了质量咨询委员会,并在韩国信息化振兴院首尔事务所举行了首次会议。
AI学习用数据构建工作的主要内容是为了开发AI服务,构建10大领域150种大规模数据。
质量咨询委员会由自然语言处理、保健、无人驾驶、农畜水产、国土环境、媒体、安全、其他等8个部门组成。各学科由产学研专家和数据应用企业负责人等参与,共80多人组成。
咨询委员会将咨询数据构建计划的可行性、遵守构筑阶段各质量程序、原始数据及标签数据质量及使用度验证等。
同时,韩国科技部为了管理人工智能学习用数据的质量,确立了可以评价数据的多样性、准确性、有效性的质量标准。
为了克服大部分数据都是手工构建的结构性局限,将设定约1年的无偿维护时间,2017~2019年构建的学习用数据也将在明年进行更新。
信息来源:https://www.yna.co.kr/view/AKR20200922079100017?section=industry/technology-science
发布机构: 韩国网络媒体
发布时间:2020.09.22

韩国科学技术信息通信部近日发布了《文在寅政府执政两周年-科技与ICT领域的主要成果》。

过去两年,科学技术信息通信部作为“应对第四次工业革命的主管部门”和“科技创新指挥台(Control Tower)”,在推动民间和政府公共部门的创新能力提升中努力发挥组织协调(Integrator)作用。

在“实现以人为中心的第四次工业革命”这一愿景下,围绕“建立第四次工业革命核心基础(D.N.A.:数据(Data)、网络(Network)、人工智能(AI))”、“推动国家研发体系创新”以及“提高国民生活质量”三大政策方向,制定了“I-KOREA 4.0” 战略。

经过两年的努力,在“构建第四次工业革命基础”、“打造自主与责任并重的科技创新生态体系”、“提升韩国经济未来发展潜力”、“通过管理制度创新和支持中小企业激活企业创新活力”以及“提高国民生活质量”5个方面取得了重要成果。

具体成果请参考附件。

原文: https://msit.go.kr/web/msipContents/contentsView.do?cateId=mssw311&artId=1956204

    在国际科学技术界,韩国研究人员的科研水平在不断提升。

    近年来,随着韩国本土研究人员加速进军一直以来被发达国家技术人员主导的国际大型项目核心要职及国际机构主要职位,韩国在该领域的地位也相应逐步提升。特别值得关注的是,韩国研究人员能够担任国际机构的高管职位,也充分证明了韩国本土研究水平得到了国际的认可。同时,在成员国之间进行的信息交流中,韩国主张的立场也可能会更容易地被成员国所接受。

◆核聚变研究院李京洙博士,即将担任 ITER国际组织副秘书长

    上月31日,韩国国家核聚变研究院研究委员李京洙被推选为国际热核聚变实验堆(ITER)合作开发项目主管机构ITER国际组织的副秘书长。

    今年3月,ITER国际组织新秘书长上任之后,曾推动以秘书长及两名副秘书长为核心的机构改革。其中,李京洙博士被推选为主管技术的副秘书长(COO)。李博士在上任副秘书长之后,主要负责ITER研究装置的设计、建设、安装、试验、试运行,以及系统运营等技术领域的工作。

    李博士是一位从事核聚变研究长达三十多年的世界知名专家,曾经主持过与ITER最相近的韩国超导核聚变研究装置KSTAR建设项目。他曾担任过韩国国家核聚变研究所所长、ITER理事会经营顾问委员会委员长、ITER理事会副议长等职务。

    去年12月份,韩国成为第一个完成筹资的ITER成员国,从ITER组织及其他会员国共筹集了约3100亿韩元资金,积极参与了ITER项目的开展。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韩国朴株植博士、崔昌浩博士等曾经为成功完成KSTAR建设而做出重大贡献的科学家负责了ITER组织的装置组装与建设、真空容器制作等核心领域的工作。

◆KINS研究员河妍熙即将担任NEA人力基础原子能安全局局长

    最近,韩国原子能安全技术院(KINS)责任技术员河妍熙被推选为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旗下核能机构(NEA)人力基础部门原子能安全局局长(韩国于1993年正式加入NEA会员国) 。

    河妍熙研究员于1991年进入KINS工作,曾担任过国际合作室主任,2010年至2014年期间,担任过NEA专家团体原子能监管机构民众联络工作组(WGPC)负责人。

    在河研究员担任WGPC负责人期间,曾开发出核能事故危机管理路线图,从而保证了监管机构对危险的有效监控。因此,河研究员成为安全监管交流领域公认的专家。

    河研究员即将赴任的人力基础原子能安全局是由NEA设立的新部门,主要工作是吸取日本福岛核泄漏事故的教训,保证技术安全装置的正常运行;同时从人力、组织、制度等方面强化安全意识,确保核电站的安全运营。NEA基于“人重于技术”的理念,对组织机构实施改革,新设立了人力基础原子能安全局。

    韩国科学界有关人士表示,“韩国研究人员能够担任多个国际组织的高管职位,其意义非常深远,它不仅表明了韩国研究人员个人的研究水平被国际认可,也成为韩国的国际科技地位有效提升的印证。今后,可以期待更多的韩国科技人员能够积极活跃在国际舞台上。”

资料来源:韩国未来创造科学部

    韩国政府2015年将在基础研究领域投入超过1万亿韩元的研发预算,同时还将进一步扩大对未来增长动力、创业、中小企业以及支柱企业的支持。

    韩国未来创造科学部7月30日召开第六次国家科学技术审议会,通过了2015年政府研发预算案。根据该预算案,韩国2015年的研发投入将比2014年增长2.3%,达到123,902亿韩元。

    为了促进未来知识创造和率先掌握核心技术,韩国进一步加大基础研究领域的研发投入,2015年预算达10,390亿韩元,比2014年增长了4.2%。这也是韩国基础研发投入首次超过1万亿韩元。

    从各领域研发投入来看,未来增长动力领域的研发投入达10,724亿韩元,比2014年增长7.5%;被称为“创造经济核心”的软件和内容/融合新服务开发领域投入将分别达到2,974亿韩元和2,345亿韩元;物联网和3D打印领域的研发投入则达453亿韩元。另外,为了加大对创业、中小和支柱企业的支持,政府将投入13,168亿韩元,比2014年增加了7.4%。

    未来部相关人士指出,“此次审议通过的政府R&D预算是最低限额投入,在8~9月份企划财政部收支预算编制和国会审议过程中,还有增加的余地”。

    另外,该会议还确定了提升中小企业技术水平的“第三次中小企业技术创新5年计划”。根据该计划,到2018年,韩国中小企业的技术水平将提高到世界最高水平的90%,出口规模则达1,400亿美元。

2010年11月,OECD发表了题为《生物医学与健康领域创新政策(Biomedicine and Health Innovation: Synthesis Report, 2010.11)》的报告。在该报告中,OECD分析并揭示了今后生物医学与健康领域的主要政策动向和发展方向。

OECD指出当前健康领域创新有两大特点:第一,可应用于技术创新的相关科学技术know-how的对接等技术融合进一步加速;第二,技术开发费用不断增加。同时,生物医学领域也同样出现财政负担等现象。因此针对不同技术领域建立规范的评估体系,分析技术商品化影响,并建立高效的知识产权管理结构被提上日程。为了促进生物医学和健康领域的发展,OECD提出构建并利用系统性全球知识网络,扩大研究信息基础平台等建议。

本文依据发表于韩国NITS网站的KISTEP(政策企划室)相关分析资料整理而成。

1. 概述

○ 随着经济发展和人口增加,医疗健康及生命科学领域已成为世界各国重点支持的核心科技政策领域。
– 特别值得关注的是,美国和日本制定应对经济危机经济的刺激方案时,将预算的很大一部分投入到生命科学和医疗领域。
※(美国)2009年制定经济刺激法案,新增R&D预算215亿美元,其中投入到 NSF、NIH等生命科学和医疗机构的资金达134亿美元。
※ (日本) 2009年科技政策主要课题中包括“满足健康长寿社会需求,加强医疗产业”课题。
– 韩国制定“577战略” 和“新成长动力产业与发展战略”中,其中包含生物制药、医疗器械产业、全球健康管理等内容,目前正在积极推进相关战略的实施。
※ 三星宣布至2020年,计划在生物仿制药、医疗器械等新兴领域投入23.3万亿韩元。LG也宣称,今后10年内将投资20万亿韩元,其中包括生物仿制药。

○ 所以,OECD分析了生物医学和健康领域的主要政策动向,并提出今后该领域的发展方向。
– 目前,由于生物医学和健康领域与相关领域*的技术融合进一步加速以及开发项目逐渐大型化,开发费用增加等趋势更加明显。
※ 生物学、机械工程、IT、纳米技术等
– 今后,为了形成稳定的市场和促进持续的研发,构建全球知识网络和系统化知识产权管理将愈发重要。

2. 主要创新动向

1)健康领域

○【与相关科学技术对接】对接、开发及应用有关科学技术领域技术性know-how的必要性凸显,对接的技术可用于技术创新。
– 通过技术融合方法促进生物学、机械工程、IT、纳米技术等发展
– 建立健康和生物医学领域DB(数据库)并实现共享
– 大力推进技术标准化,以实现全球商业化应用

○【生物制药领域市场的不安全性】由于市场需求变化无常,产业界的技术开发创新不能及时形成,因此市场需求不安全性仍将持续。
– 随着个人疾病定制治疗以及诊断产品需求的不断增加,相关产品和服务市场需求也更加多样化。
– 由于研发时间较长,同时伴随着高风险等技术的特殊性,R&D生产率和投资刺激因素呈逐渐减少趋势。
– 由于该领域具有公益性特点,需要制定减少R&D的高风险性、促进投资的引导政策。

○【财政负担扩大】与其他产业不同,该领域的研发费用和风险逐步增大。
– 一方面R&D与临床试验时间较长,另一方面实际投入到商业生产所需要的监管、专利评估费用增加。
– 在被称为“死亡之谷”*的创业初期,对创业企业和风险企业的金融支持存在差距。
※ 新兴产业创业初期, 需要投入大量资金确保项目发展、追加R&D以及扩张等,但事实是这期间可用投资资金非常不足
– 在健康领域,相关政府预算虽然不断增加,但是受全球经济不景气的影响,财政负担也日渐加重。

2)生物医学(Biomedicine)领域

○【监管体系的变化】有必要制定对不同技术领域*技术创新的影响进行差异化评估,以及评估监管水平的政策。
※ 制药、医疗设备、诊断、器官移植等

○ 【开放型技术创新】需要对生物医学有关不同外部主体间*的信息共享、共同技术开发范围和方法的政策展开研究。
※ 供应商、消费者、大学等
– 随着生物医学企业应用开放型技术创新战略,需要对劳动市场和竞争政策影响力进行分析。
– 随着开放型技术创新活动的增加,需要重新审查知识产权和使用权等相关方案和政策性支持方案。

○ 【技术商品化】针对R&D和技术创新成果,需要在早期分析商业化层面的优、弱势以及商业化影响。
– 由此需要开发对技术价值和应用可能性进行评估的方法论。

○ 【资金筹集模式】为了促进生物医学领域的技术创新和R&D,需要探索适当的资金筹集模式。
– 比较不同投资模式下的技术产业化可行性,制定引导开放型技术创新的投资政策。

○ 【知识产权管理】随着生物医学产业结构的不断变化,需要制定可以覆盖知识产权管理结构变化的新政策。
※ (例) 随着IT、纳米技术等非传统医疗产业的融合,由于共同研发(R&D)和合作所产生的知识产权和使用权的变化。

○ 【消费者需求与期待】需要建立相关渠道和体系,以从政策层面上反映生物医学领域消费者-即患者的需求。
※ 确保消费者(患者)- 研究人员 – 政策决策者之间信息传达的准确性。

○ 【技术创新评估标准】需要开发相关指标和方法,评估生物医学领域技术创新成果和水平。

○ 【针对突破性新技术的政策变化】需要开发相关方法,对政府制定的促进生物医学技术创新政策所带来的影响进行合理评估。
– 从科技层面、社会经济影响、对技术创新网络的影响以及今后R&D层面的机会和障碍因素等进行分析。

3. 今后发展方向

○ 【系统利用网络和知识】为了推进研发和创新理念的挖掘,需要建立全球性知识网络,并扩大其应用。
– 扩大支持使用者导向(user-driven)创新的网络。
※ 重点利用健康领域工作人员–医生、护士等专家网络的反馈,挖掘创新想法。

○ 【扩大研究信息平台】有必要建立和共享包括生物和健康领域有关样品、人才信息等的信息平台。
– 为了推进研究信息平台的可持续应用,需要政府层面的财力和人力支持。

○ 【知识产权管理】为了扩大战略性无形资产的积累,有必要完善有关知识产权制度。
– 相对于防御性(own and protect)方式,应该制定相关政策,促进企业利用共享方式(own and share)。
※ 积极利用《OECD遗传学技术发明许可指南》等政府指南、规定、财政支持等不同的机制。

○ 【开发新的研发和商业模式】为了促进技术开发成果迅速商业化,有必要鼓励开发新模式。

○ 【强化知识产权评估和可利用性】需要通过加强知识产权评估和可利用性,积极推动生物医学领域的企业进入市场。
– 政府开发并普及知识产权评估指南。
– 支持从外部迅速获取专利和许可信息。

○ 【政策制定过程中,扩大产业界的参与】为了减轻企业风险、提高政策有效性,在政策开发阶段,应该广泛收集产业界意见,以提高政策的透明度。

4.政策性启示

□ 为了促进生物医学和健康领域的技术创新、开拓和挖掘新市场, 需要建立国际共同研发和合作体系。

○ 与其它技术领域不同,在生物医学和健康领域,保护与应用技术标准和知识产权非常重要。
○ 为了开拓和挖掘新市场,有必要与R&D力量雄厚、生物医学和健康领域尖端技术需求较高的国家进行战略性合作
※ (例) 日本制药企业根据发达国家间海外临床数据相互认证协议,以符合药品特性的地区为中心,加强全球开发战略;同时,以海外研究基地为中心,与生物风险企业、大学、研究所等开展活跃的合作(资料:LG经济研究所)。

□ 加大生物医学和健康领域相关基础设施建设力度,夯实社会、文化基础。

○ 建立大多数研究人员可以共同使用的信息和研究平台。
※ (例)建立国家干细胞银行以及研究成果和信息交流网络等。

○ 有关人类尊严和危险性方面,有必要建立可以公开交流,并能分析其社会影响的体系。
– 在相关技术创新成果商业化过程中,对生命伦理问题的社会共识是最重要的联结纽带。
※ UNESCO制定并普及包含人类尊严、生命伦理责任等内容的

[资料来源:韩国http://www.ntis.go.k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