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政策/计划

韩国核能现况及政策

/
详见附件。 目 录 I .韩国核能利用现况 II.核能政策方向 1. 加强核能安全性 2. 开发中小型核电站及新型研究性反应堆 3. 正式推动核能设施去污、退役技术开发 4. 扩大共同讨论,促进乏燃料政策制定 =================================== I . 韩国核能利用现况 在确保能源安全层面上,为应对不稳定的国际油价、气候变化、迅速增加的电力需求,提高稳定的电力供应能力,韩国积极从政策上促进核能利用。至2012年末,韩国23个核电站提供全国用电量的30%。此外,韩国一体化模块式先进反应堆SMART在世界上最早取得标准设计认可,韩国进军世界中小型反应堆市场的前景光明。随着放射线利用机构的激增,培育放射线产业的政策也不断被推出并实施。 2008年源于美国的世界金融危机发生以后,受主要发达国家纷纷出台经济恢复政策的影响,各国石油需求量增加,随之国际原油价格也呈上升趋势。此外,因为伊朗核武器开发问题、叙利亚和也门的反政府示威等,中东地区并不安定。受其影响,国际油价面临更大的上涨压力。2007年应对气候变化协商正式开始,因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之间意见不一致而屡次被推迟。但2012年召开的UN可持续发展首脑会谈上,各国提出增加对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绿色技术开发等的投资,迅速应对气候变化等。 韩国在上世纪70年代经历两次石油风波之后,作为“脱石油”电源政策的一环开始发展核电,此后核电持续发展,成为国家主要电力资源,在提供稳定电力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现在韩国96%的能源依赖进口,对这样一个资源贫乏国家来说,核能在保证能源供给方面发挥了绝对作用,对现在的经济发展贡献巨大。 韩国第一个《国家能源基本计划(2008.08)》及《第五个电力供需基本计划(2010.12)》提出目标:核电在韩国发电量中所占比重由2012年的34.8%(发电机组23.35%)增至2014年的48.5%(发电机组31.9%)。为此,2011年2月从新古里1号机开始,新古里2号、新月城1号相继并网,目前共有23个核电站启动,机组容量达20,716MW。 韩国从国家政策层面积极增加核电利用,但2012年实际核电发电量为150,327GWh,比2011年减少2.84%;有9组因故障停机,故障数量比2011年增加2组;利用率为82.27%,是1998年以来第一次跌落到90%以下(www.khnp.co.kr,2013.01,核能政策论坛资料)。故障数量的增加主要是由于月城1号机、蔚珍1号机、灵光6号机发生的与安全性无关的单纯故障,此外新蔚珍1号机在运营初期安全化过程中发生了故障。为消除隐瞒古里1号机故障事故事件引起的安全忧虑,核电站延长1号机的中断时间,以接受韩国原子能安全委员会的现场调查和IAEA的安全检查;蔚珍3、4号机组因蒸汽发生器的修理、更替等原因停机的日期增加,运行率呈下降趋势。除了故障之外,因发生零部件交货问题,灵光5、6号机组一度停机以接受安全性检查,这也引起了运行率的下降。 大型核电站利用之外,2012年7月韩国正在开发的、基于轻水堆的中小规模一体化反应堆--SMART获得韩国核能安全委员会的标准设计认可。此次认可是韩国在竞争激烈的国际中小型反应堆开发领域取得世界最高水平技术能力的契机。为解决乏燃料饱和问题,韩国正在开发连接核扩散抵抗性干法提炼和钠冷快堆(Sodium-cooled Fast Reactor : SFR)的回收型核燃料循环体系,并且为应对未来氢气经济时代,着手开发高温气体反应堆。同时,福岛事故之后,为促进划时代的核能安全增进,韩国继续扩大对核能安全的投资:通过设立核能安全委员会等措施整理有关行政体制、建立重大事故预防及应对体系、分析应对自然灾害极限危险时核电站危险性能等。 另一方面,在放射线及放射性同位素领域,以“利用放射线创造新价值,实现富裕社会”为愿景,发表了第一个“放射线振兴计划(2012.1)”。此计划作为第四个“核能振兴综合计划”的具体领域计划,目标是2012年~16年5年之内建设使韩国发展为科技强国的基础,计划中包括促进实现这一目标的政策、基础设施及人才、放射线医学及放射线融合技术等。 为满足国内医疗和产业用放射性同位素需求和加强研究用反应堆的出口力量,韩国启动“用于出口的新型研究用反应堆开发及验证”项目,并在2012年实施了用地调查、环境影响评价、同位素生产设备等主要设施的概念设计等。此外,为开发优势医用重子加速器,2011年12月在釜山市机张郡动工的重子加速器中心还在建设中。 受政府的放射线利用促进政策影响,韩国得到放射性同位素使用认可的单位数量由2000年的1,692个增至2011年5,155个。 II.核能政策方向 福岛事故之后,韩国不仅针对正在运行的核电站,还对将要开发的中小型核电站、第4代核能系统等树立并实施了确保安全第一的核能政策方向。同时,响应韩美核能合作协定的修订,及早制定了乏燃料管理方案,韩国原子能振兴委员会确定了被誉为未来蓝海(Blue Ocean)的去污退役技术开发国家政策。 1. 加强核能安全性 2011年3月福岛事故发生后,韩国强调正在运行的核电站的安全性是核能政策的中心。为了平静国民的不安、提高正在运行的核电站的安全性,韩国在2011年5月颁布了50项旨在加强安全性的措施并即时开始实施。 在确保核能设施安全的计划中,包括了 提高堤坝高度、开发移动车载式应急发电机组、设置应急柴油发电机组设备防水门、开发进水后保持安全的应急电容器、利用各种排水泵的防水、设置无电源除氢设备、设置应对反应堆安全壳排气的设备等内容。2011年已完成6项内容,韩国计划至2015年投入1.1万亿韩元完成计划。 韩国在国际上最迅速的实施了核设施安保对策,并且其大部分内容包括了IAEA、美国、日本随后颁布的对策,这表明韩国的核电体系已达国际先进水平。 2012年韩国一方面继续实施加强安保的措施,另一方面也积极分析先进水平国家和IAEA的措施实施案例和适用性,计划制定第2阶段的安保强化措施并实施。 2. 开发中小型核电站及新型研究性反应堆 2011年11月韩国原子能振兴委员会制定第4个《核能振兴综合计划(2012~16年)》,作为2008年制定的《第1个国家能源基本计划》的实施计划,此计划中提出至2030年核电站的电力设备比重增至41%,为此建设和运行安全的核电站、选定新地址、制定放射线废物对策等。 商用核电站之外,还有中小型反应堆和研究性反应堆的商用化出口、利用超高温气冷堆生产氢和利用工程热等等扩大核能利用的方案。作为这些方案的一环,2012年7月从核能安全委员会获得了一体化中小型反应堆-- SMART(System-integrated Modular Advanced ReacTor)的许可。韩国计划以SMART标准设计许可为基础,通过技术试验证明使SMART反应堆成为海外商品出口的转折点。从这一层面上,韩国积极准备2013年以后SMART示范反应堆,现正在实施完善被动安全系统等强化安全的后续研究。 开发中小型核电站的同时,为促进2010年在釜山市机张郡设计和建设“出口用新型研究性反应堆”发展,韩国现在正在设计适用板型燃料、底层驱动控制装备等最新技术的研究性反应堆。为促进用于出口的新型研究性反应堆的开发,2012年2月韩国教育科技部(现未来创造科学部)与韩国电力研究院签订了促进“新型研究性反应堆开发及实验证实项目”的合作协议。通过此协议,计划至2016年投入2,900亿韩元(中央财政2,500亿韩元、地方财政400亿韩元)费用,在釜山机张郡长安邑核能医学科学特区内建设20MW研究性反应堆1期和同位素生产设施等。有4个有关单位参与合作。出口用新型研究性反应堆建设项目有利于提高韩国放射性医药产品的自我供给能力,为开发核心技术、使国家发展为世界第二供给大国创造契机。 2008年12月召开的第255届核能委员会会议上,韩国决定开发核能体系中的钠冷快堆、废燃料高温处理(pyroprocessing)、高温气冷堆,为此制定了《未来核能体系开发长期推进计划》。但是考虑到计划制定后因福岛事故引起的政策环境变化以及财政条件,修改原计划被提上日程。 修改后的计划提出为开发钠冷快堆需要建设原型堆(150MW级)并推动其商用,而不再建设示范堆(300MW以上)。为此政府决定成立项目组促进钠冷快堆项目的顺利实施,2012年8月韩国核能研究院成立了“钠冷快堆开发项目组”。项目组为实现至2028年建成150MW钠冷快堆原型堆的目标,计划在2017年完成原型堆具体设计认证申请、2020年取得认证,并在这期间投入4,178亿韩元。 作为废燃料高温处理开发的一环,2011年末韩国建设了PRIDE(PyRoprocess Integrated inactive DEmonstration facility)。PRIDE的后续研究中,应该涉及处理核废料,但根据韩美核能合作协定,韩国不能处理核废料,即使用于研究也不可以。虽然2014年合作协定将会修改,美国一直对通过废燃料高温处理防止核扩散持否认意见,两国在2010年4月决定在韩美之间验证高温处理工程的技术性、经济性、防止核扩散性:废燃料利用实验由美国实施,韩国投入研发费用和人力。为此韩国最初计划的以验证高温处理技术为目的的工学规模高温处理设施ESPF(Engineering Scale Pyroprocess Facility)建设不再需要,而计划根据韩美联合研究的结果决定是否建设综合高温干式处理设施(Korea Advanced Pyroprocess Facility,KAPF)。 超高温气冷堆的研发目标是生产氢等热工程的能源源泉,最终受惠的是企业。因此,韩国政府一直要求产业企业参与超高温气冷堆开发的设计过程。特别是以减少核废燃料为目标的循环型核燃料循环系统(SFR+Pyro)受到国家政策层面的财政限制,因此实施技术示范,超高温气冷堆的开发方面非常需要产业界的投资。政府为加强产业界的参与,与产业界联合制定“超高温气冷堆产业化战略(2012~13年)”后,又提出应该推动核氢示范系统的概念设计。因此韩国修改《未来核能体系长期推进计划》,提出2014年着手概念设计、核心技术开发由2017年改至2016年。 3. 正式推动核能设施去污、退役技术开发 2012年11月20日韩国召开的第二届原子能振兴委员会审议通过了《核设施退役核心基础技术开发计划(草案)》、《乏燃料管理对策推进计划(草案)》。 《核设施退役技术开发计划》旨在应对将要出现的核设施退役市场,从长期的观点、系统的推动核设施退役核心基础技术开发。韩国的整体退役技术与美、日、德等核能发达国家相比约为70%左右的水平(韩国原子能研究院,2012)。核设施退役所需38项核心基础技术中,目前为止韩国基于研发和退役经验已取得17项。为取得剩余的21项技术,韩国政府计划自2012年起投资1,500亿韩元(政府1,300亿韩元、民间200亿韩元)。 退役技术不仅是核能,是和机械、化学等多个领域的知识和技术交叉的综合工程及融合技术,因此韩国计划加强对其的开放型融合研究,并扩大与核能大国的战略性技术合作,促进有效的技术开发。同时计划扩大有关基础:一方面通过指定与退役技术开发有关的“核能先进技术中心”并培养核心人才,另一方面建设产学研能够共同利用的综合“核能退役技术研究中心(400亿韩元)”。如果计划得以顺利实施,2025年前后有望能够提供占据世界退役市场10%以上的技术基础。 第二届原子能振兴委员会会议上,韩国总理金滉植强调:“如果说政府过去集中力量扩充核设施,现在是深层考虑核设施安全退役和乏燃料处理的时候了。韩国应开发环保的、安全的退役技术、应用到国内完成寿命的核设施上,并进军海外退役市场,取得一举两得效果。” 4. 扩大共同讨论,促进乏燃料政策制定 《乏燃料管理对策推进计划(草案)》以2004年第253届核能委员会会议的《国民共识下推动乏燃料管理方针》决议为基础制定。乏燃料问题的最佳解决方案应首先考虑安全性、分短中期和长期管理方案依次制定,并在国民形成共识的情况下谋求。为最大限度取得社会的认可和接受、制定管理方案,韩国计划2013年成立民间咨询机构--共议委员会(实际在2013.10开始工作)。共议委员会作为独立于政府的民间专业机构,其成员由人文、社会科学、技术工学、市民社会团体、核电站地区代表等均衡组成。委员会将主要讨论临时、中间存储等中短期的现实对策并向政府提议。 韩国提出:乏燃料管理对策需要长期的投入,应该避免政府换届的影响、一贯的、负责的推进。学习庆州核废料处置场选址事件的教训,避免地区纠纷努力使国民形成共识。同时,考虑最近国民对核电站安全性的怀疑和不安,应把安全放在第一位,实施更透明、更彻底的核电站管理,使国民安心放心。 ■ 参考资料:《2013年韩国原子能白皮书》,韩国教育科学技术部,2013年2月

韩国创意经济与科学技术

/
本文是第五届韩中创新论坛上韩国科技政策研究院(STEPI)李正源副院长的发言资料,介绍了韩国创意经济与科学技术的现状。 全文请见附件。

韩国ICT竞争力连续4年世界第一

/
全文见附件。 韩国信息通信技术(ICT)竞争力连续4年世界第一位,保持了ICT世界强国地位。 10月7日国际电信联盟(ITU)发布ICT发展指数(IDI: ICT Development Index),在157个调查国家中,韩国再居首位。ITU的ICT发展指数主要评价 157个成员国的ICT发展程度、比较分析各国ICT力量。 2012年联合国电子政府评比和2013年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的ICT基础设施评比中韩国都被评为第一名,加上ITU的ICT指数连续4年被评为第一位,在国际上韩国的ICT强国地位进一步被强化。 ICT发展指数分为ICT可访问性、利用程度、应用能力等3个具体内容,综合此3项内容决定国家排名。韩国以ICT应用能力第1位、利用程度第2位、可访问性第1位,其综合排名第1位。 从详细指标来看,韩国在连接互联网家庭的比重(第1)、每100人中有线电话用户数量(第1)、每100人中高速有线互联网用户数量(第5)、每100人中高速无线互联网用户数量(第5)、高等教育机构总入学率(第1)等具体领域都位居前列。 韩国未来创造科学部副部长尹宗录评价这一成果时说:“ICT领域连续4年世界第1位非常鼓舞人心,今后将积极努力将世界最高水平的ICT力量用于社会、经济、文化等所有领域,积极创造就业岗位、促进创业”。

韩国原子能国际合作现况介绍

/
详细内容请见附件。 日本福岛事故发生以后,全世界的原子能发展出现萎缩,但为解决迅速增加的能源需求、应对气候变化等人类共同面临的问题,发展原子能仍是现实的对策。 韩国提出:为通过原子能促进可持续发展,开展放射线废物的安全管理、开发未来原子能体系、支持发展中国家建设原子能基础实施等国际合作非常重要,韩国将继续积极参与。 原子能是韩国过去50年飞跃发展的基础动力之一,韩国一直努力促进核燃料循环技术开发等原子能和平利用。作为国际上原子能强国,韩国强调将要发挥作用、承担义务,通过国际合作促进原子能问题的解决。 韩国通过参加政府间和民间国际组织、开展国家间合作等积极开展原子能领域多边、双边合作,积极参与系列面向发展中国家的教育、培训项目,推动放射医疗技术等的普及,发挥了原子能大国作用。韩国借此提高国际地位,努力建设原子能技术开发和技术出口的基础。 本文从多边合作、双边合作、公共外交领域交流合作、民间领域合作4个方面介绍了韩国原子能国际交流与合作现况。 目录 一. 多边合作 1. 国际核能机构(IAEA) 2.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核能机构(NEA) 3. 多边地区合作 二. 双边合作 1. 美洲国家 2. 欧洲国家 3. 亚洲国家 4. 非洲国家 三. 公共外交领域 四. 民间领域合作 1. 核能发展领域 2. 射线利用技术领域 详细内容请见附件。

韩国2012年度技术水平评价

/
全文见附件。 8月12日,韩国未来创造科学部与韩国科学技术评价院联合发布《2012年度技术水平评价》报告,报告以7月8日发布的《第三次科学技术基本计划》中提出的 120项重点技术为评价对象。 技术水平评价依据韩国《科学技术基本法》,每2年对国家重要核心技术实施评价,评价结果将作为制定技术政策的基础资料。 一. 评价概况 1. 10个评价领域: 实施评价时,将《第三次科学技术基本计划》中提出的120项国家战略技术分为10个领域:①电子、信息、通信领域18项技术;②医疗领域17项技术;③生物领域12项技术;④机械、制造、工程7项技术;⑤能源、资源、极限技术领域21项技术;⑥航空航天领域5项技术;⑦环境、地球、海洋领域11项技术;⑧纳米、材料领域5项技术;⑨建设、交通领域16项技术;⑩灾难、灾害、安全领域8项技术。 2. 评价方法:德尔菲法(Delphi Technique)及论文、专利分析 此次技术水平评价以产学研各界专家2千余人为调查对象,对不同活动类型(基础研究、应用研究、实验发展)、不同执行部门(产、学、研)的技术水平等2次用德尔菲法(Delphi Technique)实施调查。同时分析了论文和专利情况。采用SCOPUS DB刊载的97,962篇(2002~11年)论文、美国专利商标局DB中公开登记的37,219项专利为分析对象,主要分析韩国、美国、EU、日本、中国的技术水平及差距,比较论文、专利占有率及影响因子等指数。 二. 评价结果 1. 技术水平 根据评价结果,与技术强国美国相比,韩国2012年120项国家战略技术的整体水平约为美国的77.8%,较2010年95项国家重点技术水平76.5%有小幅提高。对比的5个国家顺序为美国(100%)>EU(94.5%)>日本(93.4%)>韩国(77.8%)>中国(67%)。 在10大领域中,韩国在“电子、信息、通信(82.2%)”和“机械、制造、工程(82.2%)”领域技术水平领先,而航空航天领域技术水平(66.8%)较低。 此外,如果把120项国家战略技术的技术水平分为最高、领先、追赶、后起、落后等5个等级,韩国有36项技术(占30%)可列入领先,83项技术(69.2%)属于追赶等级,1项技术属于后起等级。其分类根据为:最高(100%)指世界最高水平技术;领先(80%~100%以下)指引领技术领域;追赶(60%~80%以下)指能够实现模仿、改进先进技术;后起(40%~60%以下)指能够引进并利用先进技术;落后(40%以下)指不具备研发能力。 韩国120项技术中没有一项达到最高等级,但120项技术下的942项具体技术中有2项可列入世界最高水平,分别是“韩医药效能及机理”项目下的“非药物疗法(针、灸、拔罐、推拿疗法等)”、“高附加值船舶技术”项目下的“清洁动力船舶技术”。 2. 技术差距 韩国120项国家战略技术的整体技术水平比美国落后4.7年,与EU相比差3.3年,比日本落后3.1年,比中国领先1.9年。与2010年分析结果相比,韩国与美国、EU、日本的技术差距缩小,同时中国也呈追赶势头,与韩国的差距缩小。 与中国相较,韩国有29项技术领先3~7年、68项技术领先1~3年、9项技术领先1年以下。但两国“核聚变技术”水平相当,中国的“太空运载火箭技术”等13项技术水平远超韩国。 3. 论文及专利 过去10年(2002~11年),各国与韩国120项国家战略技术有关的论文平均占有率 为EU(23.5%)、美国(19.2%)、中国(16.9%)、日本(6.8%)、韩国(3.5%)。显示论文质量水平的影响因子 分别为美国(1.47)、EU(1.16)、日本(0.86)、韩国(0.73)、中国(0.35)。在“机械、制造、工程”(0.93)及“能源、资源、极限”(0.95)领域韩国的论文影响因子接近各国平均值1.0。 过去10年(2002~11年),各国与韩国120项国家战略技术有关的专利的平均占有率 为美国(47.3%)、EU(16.6%)、日本(13.2%)、韩国(8.5%)、中国(1.4%)。显示专利质量水平的影响因子 分别为美国(1.29)、日本(0.64)、EU(0.55)、韩国(0.49)、中国(0.34)。 4. 基础设施建设水平 韩国科学技术基础设施 建设水平与美国相比约为75.7%,较技术水平(77.8%)稍低。并且“电子、信息、通信”、“机械、制造、工程”等技术水平较高领域的基础设施水平也较高,技术水平较低的“航空航天”、“灾难、灾害、安全”等领域的基础设施水平也较低。 5. 今后计划 韩国未来创造科学部将在制定《国家重点科学技术战略路线图》、《政府研究开发投资方向》等政策时,以本次分析结果作为参考资料。此外今后将继续每2年实施一次技术水平评价,持续关注120项国家战略技术的技术水平发展。 参考资料: 《韩国国家战略技术水平--美国的77.8%》,韩国未来创造科学部,2013.08.12

韩国发布第3次科学技术基本计划

/
2013年7月8日韩国发布《第三次科学技术基本计划》,科学技术是实现朴槿惠政府“创意经济”的核心动力,在这份计划中,韩国提出今后5年将对R&D领域投资92.4万亿韩元(约合5,000亿人民币),积极扶持30项国家重点技术。此计划在国务总理主持召开的“第一届国家科学技术审议会”上通过并发布。 在此计划中,韩国政府提出“用创造性的科学技术开拓充满希望的新时代”愿景,树立至2017年使人均国民收入达3万美元、并创造64万个就业岗位的目标,并提出实施5大战略(High Five)。 此计划的特点是在研发领域不仅仅追求经济发展,更强调研发成果技术转移及产业化、创造就业岗位的连接。 I. 科学技术进步5大战略(High Five) 1. (High 1) 增加国家研发投资并提高其效率 韩国政府的R&D预算投资是至2017年投入92.4万亿韩元,这比李明博政府时期的68万亿韩元增加了24.4万亿韩元以上。 为提高投资的使用效率,通过整顿相似和重复投资、再检查持续项目的可行性等实现重新验证、减少预算、向战略领域集中投资。 改善先进研发的计划、管理、评审体系。扩大创新飞跃型研究、建设成果评审体系、形成允许诚信失败的氛围。 加大研究设施/设备、大数据等科技基础设施的开放与共享。 2. (High 2)开发国家战略技术 推动 开创IT融合新产业、扩大未来发展动力、 建 设 清 洁便捷 的 环 境、 实现健康长寿时代、建设无忧安全社会等 5大领域战略技术开发(120项国家战略技术、30项重点技术)。 为推动战略技术开发,应用新的研发推进模式。反应市场与民间力量确定政府的作用、制定整体解决方案型政策,要综合考虑到研发、人才培养、制度改善、形成未来市场、有关服务发展等。形成弹性而又创造性的项目结构、以需求者为主的评价及服务体系。 与具体国家战略技术结合,实施多部门合作项目。例如多部门协作推进的“创造经济维生素项目”、解决社会问题的项目、C-Korea项目等。 3. (High 3) 加强中长期创意力量 ① 振兴创造性基础研究 至2017年基础研究投资占政府研究预算投资的比重增至40%。使基础科学研究院(IBS)发展为全球基础研究的枢纽。简化以创意为主的课题选择、成果评价顺序。推动实施覆盖基础研究到产业化的后续研究支持项目。 ② 培养并利用创意、融合型人才 按中小学、大学、研究生、社会活动、基础设施等多个阶段加强创意教育、培养科技人才。 ③ 培育能成为国家发展中流砥柱的政府出资研究机构 增加政府出资研究机构合作、融合研究方面的预算。使韩国政府出资研究机构支出经费中融合研究费用比重由2013年8%增至2017年15%。 使政府出资研究机构内技术转移、产业化组织(TLO、科技控股公司)成为连接大学-企业之间业务、创业的前沿。 支持利用政府出资研究机构基础设施和资本的中小企业。政府出资费用中支持中小企业发展费用占比由2012年的7%,到2017年增至15%。 劳务成本中政府出资部分的比重增加,通过改善临时岗位管理等建设稳定的研究环境。 ④ 科技全球化 加强全球性的的科技外交。召开2015年OECD科技部长会议、推动国家科技外交中心的成立。 考虑促进韩半岛统一,推动南北科技合作。特别在灾害预防领域发掘合作项目、开发南北一致的技术标准等。 扩大科技ODA、加强全球问题解决及大科学领域联合研究。包括传播韩国科技创新发展模式及扩散适合的技术、培养ODA专门人才等。 建设国际研发中枢、加强韩裔研究网络。建设国际研究特区、推动亚洲框架项目(泛亚洲合作研究)等。    ⑤ 建设新的地区创新体系 为推动地区专业技术产业化,促进产学研合作。引导培养、留住符合地区发展的人才。探讨增加地区R&D投资、引进综合辅助方式的R&D项目,由中央部门统筹资金的用途、地方政府自主实施符合本地区特点的项目。整顿中央与地方的研发推进体系,比如运行计划和管理地方研发的专门机构、使地区科技委员会活动活跃发展。 ⑥ 形成创意性科学文化 扩大激发国民想象的、挑战的、创业的科学文化。例如在全国公共图书馆、科学馆内设立启迪国民创意的“无限想象工作室”、运营创意经济门户网站。 开发符合国民需求的项目,增加科技福利。在解决社会问题方面,增加科技人员的参与并加强伦理教育。 4. (High 4)支持创立新产业 ① 支持中小企业、风险企业技术创新 重视以中小企业、风险企业为主的研究,加强对其的支持。例如增加政府研发预算中对中小企业投资的比重,2011年为12.4%,到2017年增至18.0%。 支持中小企业解决研发人才难题。加强对创业初期、中小企业、骨干企业等的阶段性扶持。 ② 建设知识产权生态系统(创造、保护、利用优秀知识财产) 加强专利动向调查、国家专利战略蓝图等IP(知识产权)有关研发的计划。缩短专利处理时间、加强专利司法体系建设、保护中小企业知识产权。促进IP、技术价值评价进步,建设IP和技术金融生态系统。提高民间职务发明制度引进比例(2012年43.8% → 2017年70.0%)。围绕ICT领域取得标准专利,加强国际标准化机构活动。 ③ 促进技术转移、产业化 加强对克服产业化初期的“死亡谷(Death Valley)”的支持,例如扩大后续支持项目、把研究成果产业化项目与技术保证基金联系起来等。提高技术转移专门机构、专业产业化公司等技术转移中介机构的能力。使产学研合作模式转换为创业与开创新产业的模式。加强军民之间的、国际科学产业带与研究特区之间的连接与合作。 ④ 支持开拓新市场 促进融合技术、产品开发,加强对服务研究的支持。创造创新的技术、产品需求。整合废除各部门相似、重复的技术规定,发掘、废除隐藏的管制。 5.(High 5)创造基于科学技术的就业岗位 ① 按照不同创业主体的建设支持体系 加强对1人创业企业、技术项目及人才信息支持等技术创业扶持内容。通过改善创业制度、提供奖励等促进公共研究机构创业发展。通过加强企业家精神教育、培育实施创业教育的大学等使大学成为创业基地。 ② 建设技术创业生态系统 推动中小企业兼并与收购,加强对再创业的支持。促进基于技术和创意的资金拨款,例如未来创意基金(5,000亿韩元左右)、 Crowd Funding、以色列式创业孵化支持等。 ③ 创造新的科技就业岗位 创造研究设备工程师、大数据专家等新的职业。培养研发服务专业人才、增加雇佣研发工作支持人员。加强政府研发与工作岗位的联系,引导根据政府研发支持规模按比例设立研究岗位和生产岗位、扩大理工类人才中介机构的功能等。 参考资料:韩国《第3次科学技术基本计划》

韩国发布2013年原子能研究开发项目实施计划

/
目录 1. 原子能研究开发项目实施计划简介 2. 韩国原子能振兴综合计划 3. 2012年主要研发成果 4. 2013年重点促进方向 5. 2013年项目投资计划 ======================= 1. 原子能研究开发项目实施计划简介 自1997年起,韩国每5年制定一次原子能综合发展计划---“原子能振兴综合计划”。2011年末完成第3个计划后,2011年11月韩国发表《第4个原子能振兴综合计划》,确定2012年~2016年原子能振兴、利用政策方向及各领域课题。 为促进原子能振兴计划的实施,韩国随后会制定《原子能研究开发5年计划》、 《年度原子能研究开发实施计划》等具体实施计划。“5年计划”是每5年由各部门制定的研究开发计划,“实施计划”是每年制定的具体实施计划。年度原子能研发项目实施计划的主要负责部门是韩国的科技主管部门---未来创造科学部(即前教育科技部)。鉴于国内的原子能安全规程功能独立性讨论,2013年起,韩国把安全规程工作转由产业通商资源部管理。 2. 第4个韩国原子能振兴综合计划 《第4个原子能振兴综合计划》的目标是通过先进技术开发进一步强化韩国原子能、放射线技术强国的地位。为实现这一目标,5年之内实施以下5大战略:保障最高水平的原子能安全技术、取得未来原子能体系的核心及原创技术、开发亲环境核燃料循环技术、通过提高放射线技术水平取得新物质及新技术、加强原子能创新研究及培养高级人才。 第4个原子能研究开发5年计划的主要领域包括: (1)原子能技术:包括原子能安全、未来型反应堆系统、核燃料循环、原子能原创技术;(2)放射线技术:放射线融合、放射线医学、放射线设备核心技术、高端无损检测,以及开发出口型研究用反应堆及实验、重子加速器技术开发项目,利用放射性同位素构建新概念治疗技术开发平台;(3)基础建设:建设设施、战略基础研究、人才培养,扩大放射性研究基础、建设原子能国际合作基础、评价研究计划。 3. 2012年主要研发成果 以下是5项代表性成果。 (1)纯粹利用国内技术开发的一体化中小型反应堆SMART标准设计(发电功率100MWe)世界上最早取得认证。 * 有望超越美国等主要竞争国家占据350万亿韩元的世界市场。 (2)核电站核燃料核心材料(与原有包壳管相比性能提高40%以上),核电站国产化及技术转移(2012.12)。 * 韩国原子能研究院与韩国原子能燃料(株)签订技术转让协议(技术费用约100亿韩元)。 (3)开发离心喷雾核燃料粉末制造技术,被选定为4国“研究用核燃料低浓缩转换”联合项目的核心技术。 * 世界最早开发商用级高密度低浓缩核燃料粉末离心喷雾制造技术(U-235浓缩度不满20%)。 (4)为取得核设施的经济、环保型解体技术,制定《核设施解体核心基础技术计划》 * 应对核设施退役市场的扩大,发表R&D及基础设施建设路线图,包括设立核设施解体技术综合研究中心等。 (5)召开“国家原子能研究开发成果介绍大会2012”,介绍韩国优秀原子能研发成果,提高国民的理解和认知。 具体来看,2012年韩国在原子能方面完成的主要研究成果约20项,包括:完成原型钠冷快堆系统级主要设备概念设计、证明及提高超高温气冷堆被动安全、制造及改进废燃料高温处理(pyroprocessing)工艺设备、开发高性能工程屏障核心技术、开发核电站主系统化学去污技术、开发多组分熔融盐内元素组成及属性测定技术、开发提高抗事故性能的燃料芯块技术、取得多尺度/多领域融合高精密安全性评价核心技术、堆芯熔化物引发的反应堆容器破损活动评价、解决Level 3 PSA问题并开发模型、反应堆容器及蒸汽发生器导热管破损评价及原因分析、开发cm级磁性无机物单结晶生长技术、利用放射线开发花色变异菊花、开发抗灾食物并实现商用化、开发高传导性水溶性高分子石墨烯复合物制造技术、开发基于环形钛衍生物的PET放射性药物、明确利用生物标志物实施放射线治疗时的阻力机制、明确碳纳米管-高分子复合物的相变现象、开发宇宙放射线中子监控设备及检测放射线量的技术、得出SMART核电站被动安全系统概念。 4. 2013年重点促进方向 (1) 扩大主要技术投资,以促进原子能安全研究及技术开发 开发应对重大事故的综合评价管理技术、核电站去污及机体基础技术,以及核电站核心安全材料、配件、设备等。 (2) 建设符合国家需要的研究设施,并改善其性能 改善热工水力安全性综合评价实验装置(ATLAS, Advanced Thermal-Hydraulic Test Loop for Accident Simulation)的性能,扩张地下处置研究设施(KURT,KAERI Underground Research Tunnel),建设大单位多目标电子实证研究中心等。 (3) 推动研发,取得放射线核心技术 放射线融合、医学、设备核心技术,高端无损测量技术等 (4) 持续推进原子能技术开发与人才培养的战略性联系 完善战略战略检测研究及原子能先进技术研究中心,扩充教育培训等。 (5) 通过修改《韩美原子能合作协定》等措施加强国际合作活动 加强韩美原子能技术合作及未来原子能系统支撑体系。 (6) 改进项目推进体系及提高运行效率 核电站技术创新领域,做出转至知识经济部、缩减原子能安全规定项目的调整;整合、调整具体项目评价方法及进度,促进项目的高效运行。 5. 2013年项目投资计划 韩国计划2013年对原子能领域投资3,155亿韩元(约合16.8亿人民币),与2012年2,557亿韩元相比增加23.4%。投资预算分原子能研究开发基金和一般会计预算两部分。 2013年原子能研究开发基金2,101亿韩元,比2012年增加7.4%。这其中包括对“国际热核聚变实验堆(ITER)计划”的413亿韩元(约2.02亿人民币)投资,2012年对该计划的投资仅为100亿韩元。原子能研究开发基金支持3个项目下10个具体项目: (1)原子能技术开发项目:原子能安全(原子能安全法规,具体由原子能安全委员会负责)、未来型核反应堆、核燃料循环、原子能原创技术、核电站技术创新(由知识经济部负责); (2)扩大原子能研究基础项目:建设研究设施及利用基础、战略基础研究、扩大人才基础; (3)原子能研究计划及评价项目:研究计划和评价、政策研究。 一般会计预算1,054亿韩元,比上一年度增加37.4%。一般会计预算支持7个大的项目:(1)放射线基础开发项目:放射线融合技术开发、放射线医学技术开发、放射线设备核心技术开发、高端无损检测技术开发;(2)扩大放射线研究基础项目;(3)开发重子加速器技术项目;(4)开发及实证出口专用新型研究型反应堆;(5)提高SMART建设安全性的研究;(6)建设原子能国际合作基础的项目;(7)构建利用放射线同位素的新概念治疗技术开发平台。 参考资料: - 韩国《第4个原子能研究开发5年计划》,2011.11,韩国国务总理室、教育科技部、知识经济部 - 韩国《2013原子能研究开发项目实施计划》,2013.01,韩国教育科技部

韩国创意经济与科技政策

/
全文请见附件。 一. 韩国新政府与创意经济 2013年3月朴槿惠政府上台后提出“国民幸福、充满希望的新时代”的国家发展愿景和“以增加就业为核心的创意经济”的国家建设目标。并提出为实现这一目标,使经济基本面由追赶型转为主导型、经济运行方式由经济发展为先转变为提高就业率,通过基于知识的发展、质的发展实现中长期可持续发展。 “创意经济(Creative Economy)”概念一出,韩国各界对此展开多样讨论,但至今仍有许多模糊和混乱。 韩国从接受外国援助的贫穷国家发展为世界贸易排名第8(2012年)、G20首脑会谈东道国,取得了惊人的经济发展成果。但是现在也面临低出生率、高龄化、低速发展等问题,作为试图解决这些问题的应对措施,韩国政府提出了发展创意经济。 韩国提出发展创意经济,其实是以往金泳三政府“新经济(New Economy)”、金大中政府“知识经济(Knowledge-based Economy)”、卢武铉政府“创新主导型经济(Innovation-driven Economy)”、李明博政府“绿色增长(Green Growth)”等经济基调的一种持续进化与发展。创意经济的重点是克服低增长、低就业问题,使经济发展模式向引领型经济发展,重视生产率为主的、质的增长,扩大内需、发展服务、促进中小企业发展,并坚持资本主义市场原则。 此外韩国整合原有政府部门,成立了主导创意经济发展的未来创造科学部。 二. 创意经济与科技政策 创意经济被提出以后,韩国面临新的经济范式变化,各界展开各种研究与讨论以增强对创意经济的理解和应用。创意经济时代的核心是科学技术,扩大科技的责任和作用、提高国民幸福是其焦点。 1. 创意经济概要 一般来讲,创意经济(Creative Economy)作为连接产业化时代、信息化时代、知识经济的新经济范式在上世纪90年代末在英国及联合国等的文化产业、城市、地区政策领域被广泛提及。 创意经济的核心是基于创意性的创意产业,其经济成果与促进就业的潜力较高。最近多个国家都把发展创意经济作为重要的政策内容写进经济发展战略及科技计划等。 2013年2月创意经济概念作为韩国新的经济发展范式被正式提出。主要包括:摆脱以资本投入为主的追赶型方式,大幅提高以科技与人才资本为基础的生产力,发展引领世界市场的先导型发展方式。 朴槿惠政府提出的创意经济是基于更加强调人才资本、科学技术的生态系统的、中长期的国家发展政策。相对于英国、联合国等对创意经济的定义强调文化与艺术,韩国政府更强调科学、ICT的融合。通过把科技政策范式转换为创意型R&D、开拓融合科技、创意及想象力的产业等,以此培育创意产业。 2. 韩国发展创造经济所面临的问题 韩国发展创意经济的一个重要目的是为了解决目前所面临的一系列经济问题和科技发展问题。 在经济领域韩国面临经济低速增长、劳动人口减少、创造就业的能力降低(青年失业严重)、大企业与中小企业差距扩大等问题。 而在科技领域,韩国现阶段主要问题是虽然总研发投资、政府预算不断扩大,但科技成果不尽人意、技术贸易收支降低等。 韩国R&D费用占GDP比重连年增加,在世界主要国家中增长率仅次于中国。2010年韩国总研发投资占GDP比重为3.74%,居世界第3位,从金额来看,以379亿美元居世界第7位。2006~10年,韩国R&D费用占GDP比重由3.01%增至3.74%,年均增长率为10.8%,仅次于中国。但韩国核心技术的对外依赖程度依然较高,大量附加价值流到海外。 3. 政策方向――创意经济的愿景与目标 韩国创意经济的目标是使经济基本面由追赶型转为引领型、经济运行方式由追求经济增长率转变为提高就业率,通过以基于知识的、质的增长(人才资源与科技等)实现中长期可持续发展。 为发展创意经济,政策的重点放在结合想象力与创意、推进各产业之间的融合,创造新的附加价值和就业岗位方面。 4. 韩国创意经济的七大实践战略和国家课题 (1)七大实践战略 ① 在全部产业应用使国民幸福的技术,创造新的市场与就业岗位 - 首先实施将科学技术,特别是ICT技术应用并融合到整体产业、创造新的发展动力与工作岗位的智能新政(Smart-Newdeal)。 ② 把软件产业培育为新的发展动力 - 提高软件竞争力,融合硬件、软件、设计、内容等,构建具竞争力的企业生态系统。 ③ 通过开放与共享实现创意政府 - 为实现向创意性政府转换,对国家云计算中心的庞大知识信息实施分类,建设利用大数据等的未来战略体系,这是实现创意经济的先决课题。 ④ 建设创业国家韩国 - 结合创意与技术,并发展为知识产权、创造就业岗位,建设创意型中小企业遍地开花的国家。 ⑤ 建设超越常规的就业体系 - 创意经济系统下,对人的评价以工作热情与创意性为标准。即便不是具有庞大资本的大企业,年轻人在较小的单位也能充分发挥自身的能力、实现梦想。 ⑥ 启动鼓励韩国青年推动世界进步的K-move计划 - 借鉴以色列YOZMA计划,鼓励风险企业、中小企业和年轻人开拓世界市场,从世界市场寻找就业岗位;积极引入国外风险投资,支持韩国的风险企业进军海外。 ⑦ 新设未来创造科学部 - 科学技术领域是发展创意经济的基础,新成立的未来创造科学部担负培养创意人才、支持未来先进研究、建设知识生态系统、提供法制保护的责任。 (2)6项战略、41项国家课题 新政府计划实施的国家计划中,为推动以就业为中心的创意经济,实施6项战略、41项国家项目。6项战略包括:① 构建创意经济生态体系;② 加强能够创造就业岗位的发展动力;③ 使中小企业创意经济成为主流;④ 通过创意与创新促进科技发展;⑤ 确立原则为上的市场经济秩序;⑥ 实施支持发展的经济运行。 6项战略下41项国家项目重点促进内容: ① 构建创意经济生态体系:通过科技培育创意产业、通过融合IT及SW促进主导产业的结构优化、通过连接产学研和地区建设创意产业生态系统、构筑服务业的战略性培育基础、优化资本市场制度、建设合作的企业生态系统、建设世界最高水平的互联网生态系统、建设向青年倾斜的扩大就业岗位的基础、强化对政府促进就业政策的就业影响评价、促进合作组织及社会企业的成长以实现稳定的发展。 ② 加强能够创造就业岗位的发展动力:建设信息通信强国、促进农林畜产业发展、创造海洋新发展动力及系统的海洋管理、渔业的未来产业化、将保健产业培育为未来发展产业、培育应对高龄化的产业、优化物流及海洋和交通系统、支持发展海外建设及核电事业 ③ 使中小企业创意经济成为主流:建设中小企业成才扶持系统、加强中小企业及骨干企业的出口竞争力、通过鼓励创业及风险企业创造就业岗位、恢复个体商人和自营业者和传统市场的活力、优化小型运输业等 ④ 通过创意与创新促进科技发展:加强国际科技创新力量、实现航天技术自立建设航天强国、把国际科学产业带建设为国际新发展基地、优化知识财产的创造及保护利用。 ⑤ 确立坚持原则的市场经济秩序:保护经济方面弱者的权益、保护消费者权益、为促进实质上的救灾改善公正交易法的执行系统、根除大企业集团控股股东的牟私利诈骗行为。 ⑥ 实施支持发展的经济运行:加强对对外危险因素的强制安全措施、提前应对金融市场不安、稳定不动产市场、稳定物价、建设稳定的粮食供给体系、扩大稳定的税收基础、固定健全的财政基调、提高公共机构负债及国有财产管理效率。 三. 发展创意经济的主导部门:未来创造科学部 韩国新政府上台后改组政府部门、提出发展创造经济,而发展创造经济的主要部门是新成立的、主管科技的未来创造科学部。 韩国最早的科技主管部门是成立于1967年的科学技术处,1998年2月改为科技部,2008年2月李明博政府上台后整合为“教育+科技”的教育科学技术部,朴槿惠政府上台后再次改组政府部门,成立了“科技+ICT(Information and Communication Technologies)”的“未来创造科学部”,简称未来部。 未来创造科学部的主要职能包括原教育科技部的研发和基础研究部分、原知识经济部的ICT研发及软件产业的一部分,此外原国家科学技术委员会改组为“国家科技审议会”并入其中。ICT领域并入科技部门的这一变化有望对韩国经济和产业产生重要影响 未来创造科学部部长下设2名副部长、4名调停官(分管未来先导研究室、放送通信融合室、企划调停室、科技技术调停官)、6局(科学技术政策局、研究开发调停局、成果评价局、信息化战略局、信息通信产业局、通信政策局),另有部长直属多个部门。2名副部长中,一人主管科技、一人主管ICT工作。 ▷ 参考资料: 韩国未来创造科学部 http://www.msip.go.kr 韩国科技政策研究院 http://www.stepi.re.kr 韩国信息通信政策研究院 http://www.kisdi.re.kr 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 http://www.motie.go.kr

韩国首枚运载火箭“罗老号”发射成功

/
原作者:韩国航空航天研究院责任研究员 Hong IL HEE * 全文见附件《KOREA KSLV-I》。 首尔时间2013年1月30日下午4时,曾三次推迟发射的罗老号运载火箭(KSLV-I)终于搭载着罗老科学卫星(STSAT-2C)腾空而起。 发射215秒后,导致第一次发射失败的整流罩正常分离;约231秒后1级和2级火箭顺利分离;约395秒后2级加速发动机(Kick Motor)点火,455秒时加速发动机(Kick Motor)燃料燃尽并开始进入目标轨道,约在540秒后星箭分离成功。 罗老科学卫星与罗老号火箭分离后,正常进入预定地球轨道(近地点 300km/远地点 1500km)。当天下午5点26分,挪威地面控制中心成功接收到罗老科学卫星发来的长约10分钟的信标(Beacon)信号,次日凌晨3点 28分该卫星经过韩半岛上空时与位于韩国科学技术院人工卫星研究中心的地面控制中心进行了首次信号交换,时长达14分钟,表明卫星运行正常。 罗老号火箭将100kg级人工卫星成功发射进地球低轨道,顺利完成了作为韩国第一枚航天运载火箭的任务。目前罗老科学卫星正在宇宙空间正常运行,履行其科学观测任务。 过去几年,关于罗老号火箭的话题众说纷纭。航天运载器技术一般是航天大国历经数十年,制定长期计划、投入天文数字的预算,经过不断失败和试验才掌握的国家战略性技术。因此,技术保有国一直限制向其他国家进行技术转移或公开。国际社会也根据导弹控制体系(MTCR)和 “瓦森纳协议(Wassenaar Agreement) ”严格限制国家间的技术转移。 韩国从2002年开始着手研究罗老号。而从1990年到这之前,韩国总共只发射过4次固体火箭和1次液体火箭,可以说在当时的情况下,自主开发达到罗老号水平的航天运载器是不现实的事情。因此在技术能力落后的情况下,与俄罗斯进行技术合作是当时韩国唯一可选择的方案。此外,因直接的航天运载器技术转移是国际敏感话题,当时韩国未将其列入考虑方案。 与航天大国的发展过程一样,罗老号是韩国自主开发、发射航天运载器这一长期计划中的中间阶段,为了提高开发效率而选择了与航天大国俄罗斯合作。韩、俄技术开发小组共同设计了罗老号系统,并在确定了构造和性能后,双方根据各自的技术实力决定由俄罗斯设计一级火箭、韩国自主开发二级火箭,最后两国共同实施组装、实验以及发射运行。 罗老号10年的研发过程可谓是韩国自主开发航天运载器、获取宝贵技术和经验以及赢得自信心的机会。在这一过程中,通过共同研发,韩国掌握了独自研发航天运载器所需要的运载火箭设计、组装技术、顶部技术、发射运行技术、发射场建设技术等。特别在从运载火箭设计、制造、试验、组装和发射运行以及发射的整个开发全过程中,通过与俄罗斯的共同研发,获得了自主开发运载火箭技术所必需的运行体系和经验。同时,即便是对俄罗斯负责的航天运载器1级部分,韩国通过自主研究30吨、75吨液体发动机、1级大型推进剂贮箱等,也取得了相关核心技术。经历过罗老号的开发,与先进国家相比韩国自主开发航天运载器的技术水平由之前的46%提高到了83%,在这一过程中150多个企业参与合作、诸多大学直接参与了45项委托研究,这些措施促进了韩国产学研共同发展、为自主开发航天运载器奠定了基础。 提高韩国国际地位的方法之一是适量掌握航天技术。罗老号经3次发射失败,最终获得成功,我认为已满足了这一条件。现在,韩国已成为世界上第11个在本国发射场内利用航天运载器成功发射卫星的国家。国际上也承认韩国建立了自主开发火箭的基础,今后韩国参与国际合作的机会有望大大增加。 今后,韩国将以罗老号研发技术和经验为基础,继续研发韩国航天运载器KSLV-II---通过自主开发发射载体,实现韩国航天运载器发射技术自立的目标。 资料来源:韩国研究财团 Webzine

韩国科技外交发展

/
*全文请见附件。 I. 韩国科学技术外交的发展及现况 1. 发展历史 (1) 建国后 1948年韩国建国后, 科技发展可以说从国际合作起步。当时韩国科技水平落后,发展科技的重要机会是技术引进和建立科学技术研究机构。1956年设立原子能行政组织、签署韩美原子能协议,并引进和运行用于研究的反应堆(TRIGA Mark-II),展开了与美国的合作。基于韩美合作,1966年建立综合科技研究机构—科学技术研究所(KIST), KIST发挥了科技研究中心的作用。直至70年代,韩国科技外交的主要内容是通过接受国外的有偿/无偿援助,或扩大技术引进以提高科技水平。 (2) 80年代 80年代随着经济发展达到一定水平,韩国开始参加一些国际联合研究项目,企业也开始建设海外研发基地。这一时期韩国科技外交的重点是利用分散在国外的科技人才、研究机构、研究设施等优秀资源,提高研发效率、加强国家科技力量。1985年韩国把科技国际合作工作项目化,开始国际联合研究。 (3) 90年代 进入90年代,随着经济活动的开放化、自由化、全球化发展,科技国际合作成为生存的必需战略,韩国政府也制定和实施科技外交战略、积极利用海外资源。在战略技术领域,促进国际联合研究、扩大战略性技术合作,树立了建设发达国家水平的研发环境、使韩国成长为世界主要技术创新 Center of Excellence的目标。 此外,90年代随着韩国国际地位上升,作为有责任感的国家为世界科技发展做贡献、参与解决普遍性问题成为新的议题。 2001年韩国制定《科学技术基本法》,并以此为基础制定第一个科学技术基本计划(2002~2006)。计划强调了科学技术国际化,其主要内容是有效利用国外科学技术资源、为解决全球性问题做贡献、促进建设科学技术国际化基础。 2. 对外协议 韩国科技外交的开展方式也表现在签署科技合作协议、条约和协约等。根据韩国外交通商部统计,自建国后韩国和外国政府、国际组织共签署213项与科技有关的两国协议、条约,其中80年代及之前151项,90年代以后61项。主要内容为从国外受援项目(67项)、互惠合作项目(132项)、援助外国项目(11项)及加入国际组织(3项)。80年代之前的协议以合作协议、协定为主,80年代韩国对外科技关系发生很大变化。90年代以后与外国政府签订的合作协议以互惠合作为主,韩国开始追求自主性。 3. 科技国际化实施计划(韩国教科部2010年) 根据2010年韩国教育科技部科技国际化实施计划,韩国科技外交依然强调以加强创新力量为目的的国际合作。主要包括“通过有效利用海外科技资源加强战略性领域的全球合作”、“建设全球资源利用体系,培养国内人才及提高研究力量”、“积极参与EUEP、CERN、J-PARC等多方科技联合项目,加强研究力量、支持合作体系建设”等内容。强调了加强东南亚、非中、中日韩等区域性、战略性国际合作,扩大与发展潜力国家、新兴经济国家的合作活动,提出对发展中国家提供支持。 II. 今后基本方向和主要战略 1.加强创新力量、增进软实力 现在世界各国为提高各自创新能力,一方面把提高科技国家合作、积极参与解决全球问题作为主要方法,另一方面作为实施对外政策的主要方法,积极领用科技外交的同时,紧密连接科学技术增强本国软实力。 2. 韩国的国际地位和科技外交 今后韩国科技外交应该挖掘并实施符合韩国世界地位的科技外交课题。制定韩国科技外交战略时,应以韩国国际地位为基础。 国际社会强调主权平等,国家地位具有顺序结构。这样的顺序结构一般由少数发达国家、一部分中等国家和一部分弱国组成。根据有关资料,韩国在90年代后期步入中等国家(Middle power),与澳大利亚、加拿大、丹麦、瑞典、荷兰属同一集团。中等国家除了具有一定水平的军事力量、经济能力,其在外交方面也具有一定特征。即对国际问题寻求多方解决方案、对国际争议提倡妥协、强调友善的国际公民意识。 3. 加强公共外交 至今为止,科技外交的中心是从硬件的观点接近科技,加强创新力量。最近从软实力方面看重的同时,将其作为公共外交资源加以利用的趋势明显。此外考虑对于世界问题的多方解决方式和中等国家主导议题设置等因素,韩国有必要从公共外交方面加强科技外交。 过去几十年韩国经历了所谓的“compression increase”,进入中等国家集团。韩国取得的经济发展和民主化、科技发展等在外交政策方面可作为增强韩国软实力的资源。最近加强公共外交在韩国也引起重视,同时也认识到与发达国家的差距。外交部主导召开公共外交论坛。韩国国家品牌的价值大概相当于国家经济实力的30%,与美日相比差距很大。韩国在实施公共外交战略方面,应重视利用科技外交。 4. 增强创新能力 韩国科技外交应该考虑主要国家的科技外交潮流、中等国家的地位,以增强国家创新能力为目的,扩大与发达国家的战略性科技外交。因此为了提高现在过低评价的国家品牌或者搞活公共外交,应该积极参加解决和平、环境、发展等全球性问题的科技外交。为此,韩国应该摆脱发达国家为中心的科技国际合作,或者积极推动与发展中国家的国际合作。 5. 今后韩国科技外交待解决的问题 (1) 加强Science in Diplomacy(为外交政策提供信息) 气候变化、ODA(Official Development Assistance)、生物多样性等有待解决的问题中与科技有关的课题不断增多,解决这些问题需要专门的科技知识。此外现在韩国各部门和机构分散地、或者重复地实施科技外交项目,有必要对其梳理。此外,有必要使科技外交和公共外交挂钩或者挖掘与两者有关的新课题。现政府正在实施“科学技术咨询官”制度,但尚不能总管科技外交业务。应该在外交部和行政部门中选拔并利用具备专业知识和外交知识的专家,并实施培养科技外交专家的项目。 (2) 推动Diplomacy for Science(促进国际科技合作) 现在国际联合研究(全球研究室GRL、全球生物多样性合作网)、建设国际化基础(国家及多方区域性合作项目、KOSEN、ERN、J-PARC、EU-FP网络化等)、建设全球化R&D基础(引进海外优秀研究机构、运营韩国巴斯德研究所)等项目正被积极推进。应该推动现有国际合作项目、开发新项目,使其成为提高国内研究实力、提升国家创新体系的媒介。 (3) 搞活Science for Diplomacy(利用科技合作改善国家间的关系) 现在美国和日本为了把科学技术作为软实力资源,积极促进科技外交。韩国科技外交也应该从同样的观点出发积极发掘新的课题。 把科学技术作为软实力资源方面,现在韩国面临的一个重要课题是和发展中国家共享韩国科技发展经验。现在与发展中国家的科技合作在韩国科技外交中占比例很小,并且存在分散和重复的问题。应该加强韩国的ODA项目、并使其成为科技外交的重要内容。同时应继续参与气候变化等全球性问题的解决。对于南、北韩科技合作项目,比起短期的、可见的成果,应该从公共外交和长期的观点上推动韩国软实力发展。 III. 通过国际组织实施科技外交 国际组织具备客观性及程序上的合理性,对于国际谈判能力较弱的国家的来说有利于开展外交合作活动。 1.通过国际组织实施多方科技外交 今后科技外交有可能发展为外交领域最重要的部分。对韩国来说,通过国际组织实施科技外交尚是生疏的领域。但是考虑费用节约等多方机构的多项优点及国际组织不断扩大的影响力,韩国也把通过国际组织的科技外交看做待开发的Blue Ocean。 2. 韩国通过国际组织实施科技外交的现况 一直以来,韩国注重和发达国家的两国之间科技国际合作。上世纪50年代、60年代美国是韩国唯一的技术引进窗口,70年代以后日本是另一个窗口,直至80年代,韩国科技国家交流国家开始多样化,包括了美、日、欧洲。通过与发达国家的科技国际合作,韩国科技在短短30年内由发展中国家水平发展到发达国家水平。 90年代中以后,韩国加入OECD,开始积极参与发达国家之间的多方科技合作体系。例如,1997~1998年,韩国提议并推动 OECD科技政策委员会基础创新政策工作组研究课题中“后进国家的国家创新体系(National Innovation System in Catching-up Economies)”项目,2006年10月召开OECD科学技术政策委员会第88届总会及研讨会。此外,1996年10月APEC科技部长会议,2005年4月APEC产业科学技术实务集团总会等。此外开始积极参与UNESCO活动。 但是回顾过去10余年,韩国在国际组织的科技外交停留在提高谈判能力(bargaining power)和情景能力(situational power)的阶段。 根据韩国在OECE、UNESCO、UNIDO、IAEA、APEC等机构中活动的调查,目前韩国通过国际组织实施的主要活动是召开增强发展中国家科技力量的研修或研讨会、参加主要科技国际会议、掌握及报告动向、向国际组织派遣韩国专家等。 其原因主要有几项:(1)作为非英语国家,参与西方历史文化背景的国际组织的活动,在语言、规则、方式等方面有诸多困难。(2)实施科技外交需要兼备专业科技知识和专业外交知识,韩国尚缺乏这样的专家,以及能够综合科技专家和外交官协作的体系。(3)多方国际组织的活动过程、结果和影响力是长期的、复杂的,期待短期利益和成果的发展中国家对此的关心不足。从阶段来看, 发展中国家限于自身人力财力只能把注重短期目标,发达国家有底气从长远角度参与,更关注规则的制定和长远的利益 而韩国尚未到达这个阶段。 3.韩国通过国际组织实施科技外交的战略 比起韩国1996年加入OECD,2010年加入OECD发展援助委员会,2010年11月召开G20峰会等成就,韩国科技外交水平还有待提高。韩国为通过多方国际组织取得成就,应制定目标和战略。 (1) 积极参与及主导世界科技议题设置(Agenda Setting)。 (2) 积极参与及主导世界科技标准化和普及。 (3) 积极参与及主导世界科技国际规范的制定。 (4) 交流及集中世界科技信息。 (5) 加强针对发展中国家的科技国际合作。 (6) 培养国际组织科技外交专家。 (7) 指定研究国际组织科技外交政策的专业机构。 资料来源:韩国科学技术政策研究院,《韩国科学技术外交与全球科技议题》,2010年政策研究报告系列